走了
原來,真的經已跑得很遠

我赤著雙腳,在鋪滿沙石的道上

向著他遠去的方向狂飆
無視沙石為雙腳帶來的刺痛

赤著雙腳,向著那方狂飆

我,曾經向相反的方向
好奇那邊的道路

當我獨自走遠,才發現我仍愛他那淡淡然的氣味
當我回首張望,回去尋找,那熟悉的氣味經已變得透明


確實走了

原來,他也尋找新鮮的空氣

沿著這鋪滿沙石的道上

曾經看見的風光
曾經仰望的星空
曾經輕傍的肩頭

在日月無光的天空下

這倆口子的身影
各自飄散

哭著、叫著
他也不回頭
立志遠走
不想再愛
也無愛可愛

哭著、叫著
他回頭一看

我撕裂了皮囊
讓他看這貼滿淚水的軀殼

他堅決不回

我呆站在道旁
無聲、無望

赤著雙腳
我望著這一雙又髒又破的一雙腳
我看著透出鮮血的一雙手

不能再說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