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

, , , ,

早幾年,曾經有一段時間沉迷弄早餐。一頓頓吸引的早餐,放在一個開揚的小花園,倚傍圓桌,喝著熱騰騰的鮮奶咖啡,每一天,就是這樣開始。

為了這一個短暫的時刻,其中把焦點放在奄烈身上。弄一客味道好的奄烈不難,只要不把雞蛋弄過了頭,味道一定有保證的。可是,奄烈的難度取決於其形態及色澤的調和與均衡,這就不是人人輕易做得到了。固中原因乃源自奄烈的天敵,就是一個短命而小氣的平底鑊,而平底鑊的天敵,正好就是我。為了弄一個完美的奄烈,只消三年間,我便殺盡了差不多十個平底鑊;平底鑊,是一個短命而小氣的麻煩朋友。

平底鑊令人又愛又恨,也許是我在技不如人。可是,即使順服地遵從產品指引,平底鑊在我手裡仍舊是短命種一個。直至一天,打算放棄繼續以奄烈為早餐主菜,就是這個自我放棄的迷離狀態,一客色澤調和、內濕外剛熟、剛好把香菇火腿洋蔥包含其中的完美奄烈,在微風透涼的早晨,順利製成。就是這個突如其來的完美奄烈,我對平底鑊的信心又回來了。

可惜,隨著小花園的消失,完美奄烈也隨之隱沒了。那短命而小氣的平底鑊,還是逃不過短命的結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