諷刺的事情很多,
正如我們愛作畫的人,
總是把無限的想像放進有限的畫面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