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

很久以前

靈蛇跟白虎說:「很淡,都沒味,怎麼你沒為意?」

白虎沒當是一回事,靈蛇仍愛捲著白虎的龐大身軀,四處遊走。

有白虎在旁的日子,白虎承諾靈蛇,安心發夢,靈蛇也樂於在白虎旁任意而為,一切都是白虎允許的。靈蛇就是這樣在白虎的保護下,四出探望新世界。看著看著,世界多好。

日子仍然過著,靈蛇發覺,白虎對自己也變得淡淡然,可是白虎不以為然。靈蛇放在心裡,仍待牠好,靈蛇樂與白虎一起的時光。

不久之後

白虎發覺靈蛇有點不對勁,是有一點不妥當,拷問靈蛇,靈蛇供出久久說過的說話,也承認愛看樹上的貓頭鷹,愛聽牠說大道理。

白虎這時才醒來,傷心了一回兒,靈蛇在旁,每每探問著牠,擔心牠,守候在旁,把白虎捲纏著。靈蛇仍愛捲著白虎的龐大身軀。

一天,白虎發難了!說受夠了靈蛇跑到樹下聽大道理。

就這樣,白虎張牙舞抓,一輪又一輪的出擊,把靈蛇活活地摔在大石上。

靈蛇跟白虎說:「為何要這樣殘忍待我?」潛台詞是:『我犯了甚麼錯?要被判死刑?』

白虎說:「一點也不殘忍」潛台詞是:『你當受的!』

靈蛇身傷了,可心更痛。靈蛇從來沒想過跟白虎道別,白虎傷心的時候,仍痛心關懷。

可是白虎卻張出大大的虎口,把靈蛇咬下去,不必慰問、不必痛心。

白虎很快尋得另一片新天地,輕鬆地一走了之。

撒下尿,無情地說:「放心在這躺多一段日子吧!沒人會把你趕走的!」

然後,掩面不看,懶理靈蛇的死活。

靈蛇窩在土堆裡,血在麟甲縫中緩緩流出。沒力行走,沒氣抬頭。

在旁的小螞蟻看著看著,把每滴血都帶走。靈蛇仍舊在樹下聽著大道理,捲著不動,滿身傷痕,被摔棄在沙土上。

白虎,不知所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