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

, , , , , ,

Image

太陽、太陰按序起、按時落,繁繁眾星掛上,鋪滿沉默的長空,一切,運轉如常。

吊燈在夜裡放明,檀木枱依舊守候熱茶,夜靜日呆,一切,起伏如常。

早上醒來,餓了吃,累了睡,一切,作息如常。這,是指著那血肉難分的軀體說的。

自從那刻,寂靜載走了靈魂,無聲送走了時光。世界與我並存,可惜,我卻不在世裡。

跟著別人吃喝玩笑、聽著世情如何變動,無人知道我沒有再被載著,我被牢牢鎖在空房子裡,四下無人,只有微黃的吊燈、只有透出香氣的床榻。

一切,如常。

寂靜把夢想帶走,更拖著自在一併消磨;無聲說別問廢話,你只管活到五月天吧!

一切,依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