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乙一,大概是他那種抗社會的氣味吧!
這味道一直把我迷著,像走入邪教一樣無法自拔,一頭裁進去,有誰把我叫得清醒!?

就是那跟社會隔著一層薄玻璃的斷層感,是人與人之間的疏離批判,在這罅縫間嗅著冷空氣。
冷眼看著人群走來走去,對照著各人面具的表情。靜靜地,看著。是一種無法觸碰的溝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