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是John&Fish其中一張作品,很喜歡很喜歡這傻氣子,所以禁不住要畫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