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mpwork 跟其他藝術媒介一樣,都是易學難精。即使有導師在旁, 初學者也可能把玻璃燒黑、花紋形狀走樣、最後甚至裂開,一番心血付之流水。
燒玻璃的樂趣在於過程,即使有一定經驗的lampwork artist 也會繼續遇上失敗。這個,是我練encasing的失敗之作。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