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

,

近來的水彩畫作,都因著飛鳥的個性而有所轉變。少了一分細緻,多了一分寫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