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六十九萬一千二百的距離

我要暫時把你放下

算是讓我去呼吸一下新鮮空氣吧!

在那裡,沒有你的聲音,沒有你的氣味

一切都因為經緯度的差距而有所不同

這地,讓人有點亂

亂子一散,便處處是釘

痛得我滿地血紅

你看見嗎?

你看見的

可是你仍是冷笑,繼續把綠茶通粉,一口一口放進咀裡

眼裡,容不下血色

即使我全身通紅,你仍無動於衷

有人問我,為何要交換子宮

我沒有回答,這事,由不得我,你知

我知

六十九萬一千二百的距離並不遠

鐵板上的冰冷,沒有因這距離而有所遺忘

我仍坐在那冰冷上

靜靜地哭個沒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