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很多人都說,世界不停在變,看得見的變,看不見的變。

變是生命流動的形態,向著四方八面流動,轉眼,面目全非。

若說生命是一種傳承,我說,

以不同的形態無止境地重譯。這形容更切合我所觀察的世界。

流動的方式是一樣的,彷彿裝上電腦程式,把整個程式走過一圈,回到另一個起點,再次走動。

有些,是交錯進行,有些,是一個接著一個,這樣的交錯起落,畫出千變,奏下萬變。

單單用一雙黑眼睛,是看不出來的,因為我們都置身其中,常說世人都愚昧,說實話,我們都只是一個個始起彼落的原子,怎能跳出程式以外,跑到圈外回頭一看的道理。

縱然我們都被困,但過了千年百轉,心裡總有一點前世今生的觸動,浮出片片淡然。

幾年前,我彷彿看見活在世界的另一端,有另一個自己重譯我的人生。是交錯進行的那一種。

這晚,我有一點實在的感覺。

她,確然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