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事情,總是在你的意料之中,衝著你而來

雖說預計之中,可是,總會帶著一點意料之外

四五年前,我想學一樣坊間比較少聽的媒介-玻璃

我找到了這個工作室  – 琉璃坊(它還是在牛頭角的時候);因為對玻璃一無所知,我便報了一個玻璃藝術入門班

其中有兩堂燈工(lampwork)特別令我印象深刻,一試,馬上愛上

自此,我每逢星期六日,會租4﹣5小時來自己練習;偶爾,放工後也會帶著瘦弱的身軀跑到那裡自樂一番

從元朗跑到牛頭角,熱情不減!全因那段時間,生命需要重整過來

燒玻璃的狀態,最能讓我的腦袋靜下來;玻璃,算是救了我一命

直至08年,所有的時間、心力都完全灌注到雜誌的工作上。慢慢,燒玻璃的時間,也失去了

燒玻璃的時間,靜止了兩年。

2010年,終於立下決心,再次拿起火鎗。

亦出於對玻璃的熱愛,也想試試學習其他玻璃的創作方法,例如:吹玻璃、七寶燒……

當時琉璃坊正好要人,於是跑到琉璃坊當徒弟,徒弟的意思是 – 你要奉茶,我有奉的,是普洱茶。

於是,差不多一星期,有六七天都會在琉璃坊忙

忙,是忙搬搬抬抬,朋友看著,都說幹嗎跑到那裡學做苦力

學玻璃,總是有的。每種方法都能試上,深入練習?莫想!

時間、精力都被花在勞動上,還有無聊透頂的“開會”、飲茶

至於,我自己比較熟識的燈工,以為可以學到更多,還是自己在洞裡鑽研吧!

作學徒的多月裡,我入不敷出,提出轉換學習模式(由徒弟轉為學徒;兩者都沒有人工,分別在於,學徒包下午飯,徒弟自付) 回應是:”其實我們都沒有奉過茶,都不算徒弟的,合作模式可以再傾”

我默默聽著,原來這樣,哈哈!

人性的醜陋百態

在這半見間,表露無遺

說上半天,不是想揭露別人的長短

我都不是一個完美的人,隨口可數上過百缺點

只是我想說明,學習我現有的燈工玻璃,由始至今,在這工作室,真正學過的,就只有牛頭角那兩堂燈工

相反,吹製的技巧學了不少,其他的玻璃創作方式的知識多了少許。

今日,我與另一位燈工藝術家陸珊一起開班教玻璃

怎料idea給那工作室copy了!

那刻,我沒有憤怒,相反,我很高興被抄了

這是他抬舉我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