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

,

刊於心理雜誌-Mindmag

剛剛在北京今日美術館完結的第二屆今日文獻展,展出72位國內外藝術家共釋調節器的藝術品,其中來自日本的藝術家  藤本由紀夫的作品讓我不由得停住了腳步。

藤本由紀夫主要關注我們對世界感知的本質,尤其是透過聲音進行感知。他對我們傾聽的方式和我們傾聽的內容發生興趣。人的耳朵能辨識的電磁波長範圍相對較小,僅對受限範圍內的立體聲敏感,這也是他美學主張的關鍵所在。

今次,藤本由紀夫的最新裝置利用展館一條又窄又昏暗的長廊,兩邊對置組裝上百多個機械時鐘,從不同的時間出發,撻出滴答的和聲。鐘聲迴盪於這條狹窄的迴廊裡,令人彷似置身於大自然的蟲鳴林中或是落著細密綿雨的山澗路上。

若果,你閉上雙眼,站立在長廊中央,放慢呼吸,你的軀體會在頃刻間凝著在黑暗裡,猶如靜待死亡的來臨;可是這個屏息的氛圍絕不可怕,反倒讓你能夠好好享受死亡的美好。藤本由紀夫再一次成功地將時間放在這個小小的窄道上,轉化成具體又震撼的可接觸物。

可是,我們在這時間的長廊裡觸碰的時間,都是過去了的分秒。你的耳朵以為辨認到的那一個「即時的音頻」,讓你感覺活在當下的那一秒,其實都是體驗過去。其實由機械時鐘打出聲音,到傳入你的耳朵、大腦……這個過程雖然不易覺察,卻能用意識理解得到時間的先後次序。

我們錯誤感知現在,同樣也會錯誤感知未來,因為我們從來無能力感知未來。雖然錯認,不過人還是會主觀地意識未來,每當人意識這個「假未來」,很多時都會馬上感知到subjective sense of remaining time剩餘時間,甚至死亡的到來;這個感知深深地影響我們的basic human processes,包括動機、認知及情緒。

目標導向行為全賴人對剩餘時間的感知,例如趕deadline,因為感知時間跟goal selection目標選擇和goal pursuit追求的目標密不可分的。人意識到死亡將至,主觀感知自己的剩餘時間所餘無幾,便會自然想到自己有多少心願還未完成或後悔過去種種。這些應知剩餘時間後的反應,直接影響人之後的行為動機、認知及情緒的正向同負向指標。Socioemotional selectivity theory (SST)形容人的推動力主要基於人對時間監控及對隨著自己年齡增長的時間調整。

因此,有很多心靈課程、自我提升工作坊,都不約而同會有一些冥想、 在棺材裡等環節,目的就是要當事人主觀感知剩餘時間,從而激發狂目標選擇和追求的目標,在極短的時間內提升推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