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

我所畫的星土,為甚麼是一個洋蔥,我所畫的元素,為甚麼是石頭、為甚麼是由葉子組成的花海;我到今日,還在思考中。

我能夠肯定的是,這些元素都是我的符號。我們都有很多屬於自己的符號,當中的意義,只能靠自己往內心去尋找才會得到答案。有人些會很快找到,有些人卻從不過問。

很多人對自己的符號沒甚興趣,反而好奇別人的符號。人們都很想一看便能知道明白這些符號,很想馬上得到答案;事實是,有很多事情都不會馬上有答案的。我是一個急性子的人,可是對自己的真實,卻是有無比的耐力。

今日,好像有點覺醒。

我愛洋蔥,大概是我有很多苦澀的往事,這些事情,老早把我的眼淚流乾,洋蔥正好代我哭。

有很多事情,你不能跟別人說;有很多事情,你說了也沒用。說到底,痛還是在自身之上,別人即使為你的痛而痛,為你的苦而哭,他流的,都是他自家的眼淚。洋蔥就不同了。

洋蔥,它可以幫你把你以為枯乾的淚塘,再次劑出眼淚來,這樣,你可以再次流出自己的眼淚。眼淚是自己的,但也屬於洋蔥。這樣,洋蔥就是我還有感覺的證明。活了若干年,我們總有傷心、逃離世界的時候,若能夠被洋蔥圍著,我們都會安心。

別人都叫我別哭,我卻認為我們應該要傷傷心心哭個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