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了這麼多年,身上總少不免傷痕累累。能夠面對自己傷口的人,是一種福份。

從前,我就是任由傷口紅腫、發炎、放任它繼續隱隱作痛。日子久了,還會覺得這些慢性的疼痛,是一種與生俱來的感覺。每早每晚,成為了知己,痛,讓記憶猶存,痛,讓我學會保護自己。可是,只要有一下子觸碰,傷口便重新打開,叫鮮血重新溢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