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讓我差點失去了自己
天亮了,身體每一部份也要趕著醒來
腦袋還未看見晨光
雙腿便跑到山下,為一整天的工作奔跑
跑到連氣也喘不過來
忙,似乎讓人有了存在的意義
每一天被各樣的大小事情填得飽滿
沒一點缺漏,一切,變得完美

可是

我,在哪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