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甚麼真正讓我倒退,把自己縮回被窩裡。在黑紅色的羊毛氈底下,我擁有屬於自己的世界。我不再聽到誰在喧鬧,不再看見誰在爭拗。在這個黑漆漆的被窩裡,我找到一點竭息。我厭倦讓雙手沾染悶煩,我漠視讓心血倒流昏漲。

可否打開我這黑紅色的羊毛氈,細聽我微弱的伸訴。不要滿以為坐在被窩外,便能掌控天下人。我要把被窩倒轉,把你蓋入我的伸訴裡,被我的咆哮淹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