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一千二百日來消磨沒有尊嚴的日子
由心死的日子倒數,沒掉下多少餘憶

想不起,尋不著疼痛
還想留著折磨任性的騷動
杯中竟然一點都不剩

誰要領無情的冠冕
跟他算是心寒的至勝敵手

誰願留情誰願死,可笑君亦淡遙遙
尋不著軌跡追踪,只怪意外不常與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