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十指頭造出來的東西,那管出來的效果是怎樣,總是令人愛不釋手。
一雙手可做的事其實不多,至少,我不能把回憶留住。即使我造多少本簿,如何一字一字記下,往日,都是一去不返。

想記住的事情多一點,還是想忘記的多一點?

記著他,是為了自己的一口氣,還是為了証明曾經活過?

曾經活著,才有空繼續受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