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是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日零晨十二時二十六分。
星土有少少厭世的感覺,這一個感覺,總會間歇出現。特別在風雨過後,泥濘裡透逸出一片片冷空氣,讓人不敢一大口吞下去。每時每刻,都要作出決擇,人生的大小事情,小至打開門,大至人生目標,我們都徘徊在無數個大大小小的十字路口上。小事的決擇慢慢變成習慣,習慣了,便會讓人忘記原來分分秘秘都活在決擇中。讓人煩透左右腦袋的,一般都算得上是人生大事。

活下去,這個算得上是一個決擇。

如果,「活下去」對你來說是一個決擇的時候,有些人可以不加思索地說你瘋了!快去看看心理醫生吧!有些人會馬上送你一個真摰的抱抱。其實,選擇不再活下去的,是心一早死了。會走來跟你說有這決擇的人,心其實還未死的;的確可以抱抱,止止痛。

星土有少少厭世的感覺,這一個感覺,還未能算是心死,因為不知為了甚麼而死。是自然死?病死?還是意外死?暫時還未知道,只知道還要活下去。

聽起來,有一點涼意。

只知道還要活下去。

活下去,只因還未心死。

活下去吧,反正也不知為何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