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我從地上撕下一片白地皮,我撕出一個梯子的形狀,長長的白條,拉起來,半透著黃昏的暗色。雖然再從被撕開了的地皮,掘出金色的泥漿,用我的小指頭沿著白地皮的兩邊點上金色。

白地皮的兩邊隨著我一路向上發光,一直站在我身旁的小白狗,悶氣地打盹。光從白地皮的兩邊射出的兩邊,出現了一度鋼門。我放下手上的東西,輕輕推開這扇門,內裡傳來「打、打、打……」

走下去,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