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有時遠,有時近,總是不能預期,不能拒絕。哇哇落地的一剎,死亡已然接近。

死亡值得害怕的地方,是我們對她亳無認識。不同宗教對她總有自成一派的說法,死亡仿佛是他們一手創造出來似的。我們可以隨著自己的偏愛,選擇相信哪一個死後結局的說法,成為今生的藍本。我們各持己見,各有堅持;死亡,卻從來不為自己作任何演繹。就是這樣,讓人們創造無限想像。我們選不選擇宗教,選擇哪一個宗教,其實都是反映著我們對死亡的接受程度或是對來生的期望。

死亡值得害怕的地方,是我們不能確定所相信的死亡詮釋是否千真萬確。若我們相信有天堂地獄,萬一輪迴才是真實,那麼,天天禱告是在對誰說話?最後,無論有多少種假設,我們始終無法研究死亡,我們只能研究人對死亡的態度及想法。

有人害怕死後灰飛煙滅、有人害怕自己變為無主孤魂、有人害怕今生債,來世報、有人害怕地獄之火……相反,有人希望死後可以重新開始、有人希望死後進入另一個未知世界,當然有人對死亡抱持淡化態度,隻字不提,默默渡過餘生;反正,在世的人就是不能看見死後的光境。

我如何去思考、感受死亡?死亡,是否能用意識去思考及感受,我相信沒有人能百分百有一個肯定的答案。眼巴巴看著一個活人,斷了氣息,心不再跳,生命完結,眼前立即變成一團有機物體。

生命要走的時候,總是留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