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會再次醒來,躺下是一個最不情願的決定。
在零晨二時多思想這個問題,也許不太合時。
不過,每一個夜裡,我們總不會懷疑眼睛能否再次打開。
生命總是脆弱得可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