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離離合合的道上,忘記,總是教人傷神。
今日你出盡百寶,希望用盡千方百計忘記一個他,無論幾傷、幾痛、幾怨、幾恨,他,總是徘徊你腦海背後,時而光,時而暗;總是遊離於耳窩邊緣,時而響、時而輕,不停的若隱若現、不停的此起彼落。

要忘,總是要死心,心不亡,怎忘?多念自己,不言他言己,更埋藏自己許下的諾言吧!
經常掛在口邊,說要忘掉誰的人,是最不想忘掉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