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不單止為經濟及文化帶來全球一體化,連病毒也宛如電子通訊般,閃速成為地球村大敵,沒有偏袒哪一國。

集體面臨死亡迫近,集體恐慌、集體焦慮,在死亡面前,人人平等。

死亡,本來一直在你我身旁,只是從來不覺。人一來到世上,便一步一步走向死亡,有死,才有生。今晚,還想好好睡一覺,因為你我清楚知道,睡醒了,張開眼,又是另一個明天。我們憑甚麼相信我們會睡醒?是因為嗅不到死亡的味道,還是從來沒有跟死亡打交道?

生老病死都是不聽話的小朋友,說來便來,說走便走,只有它們才是主人翁。小朋友最愛用小指頭指著你去東去西,手拿著人生劇本,你不能說不,也不要嘗試反抗;萬一小朋友的爛脾氣颳起來,一哭二鬧三上吊,嘩啦嘩啦, 吵個沒頭沒腦,你便會悔不當初。

死亡小朋友總是最特別的,他最愛玩驚喜遊,不過,無論他是安安份份的到來,還是跟你提早相識,你還是不會歡迎他。有些人會主動找他,有些人利用他來開玩笑,但更多人是害怕這個不速之客。

很少人會品嚐每一口氣,我們能感受氧氣的質感,可以透過青草嗅嗅和風的氣味,卻無法好好感受氧氣的味道;當這個小朋友來到,我們最後可以做的,就只有抖多一口氣,管他無色無味!這是人最後能擁有的一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