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一幅幅的相片在畫面上,說不出攪動的是怎麼感覺;看著別人的幸福,總會落入自己的自憐。眼睛不欲再看,手卻不停地翻動,一張張殘忍的笑臉割入迷糊的記憶裡,原來已經十年。

惘然,不是因為仍然有愛,而是歲月的流失。人只能不停地往前看,記憶卻抓著你的頸項,不停控訴你的任性。幸好我的記憶只剩下二十巴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