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不停地下著雨,世界快要塌下來也不多看兩眼。

盈滿了水點的空氣久了,總想看見一片陽光,一片藍天。在昏暗條條的落影下,喜悅彷彿一併被吞掉了,隨著流水浸透泥濘之中。我倒下一盤熱氣,把過去一一埋藏在灰雨之中,讓歷史變成無色無味的冷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