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我在旺角行人專用區流連,等待友人一起吃晚飯。剛巧拿著相影左拍拍,右拍拍的時候,突然這一位大叔所擺下的完美佈局,剎時間,殺盡我的記憶體。

大叔設備齊全,有單車、播音器、電子結他、咪高風、歌譜、譜架、三張摺櫈、三個收集賞錢的容器、幾把雨傘、幾張獎狀、一個獎盃、PolyU傳理系協製的DVD及CD……開檔及收檔的時候,想來真的很費時,萬一突然下雨,想來必定狼狽不堪。大叔目無表情介紹接下來將要唱出的電視主題曲,他問在場觀眾想不想起某某電視劇的劇名、主題曲,答案是「鴉雀無聲」。觀眾只是觀賞動物似的靜靜看著,偶爾以掉入魔術帽的碎銀作為回應,大叔也識趣地自問自答,沒有欺場。重要的,是他樂在其中,看著他做著自己喜歡作的事,即使他的臉上沒有透露一絲悅容,在旁的也能感受到這個方格的點滴快樂。

他唱罷幾句老歌,便會對在場每一位說鼓勵話,希望《逆境樂人真人show》能為旺角帶來一點力氣。我拿著相機看著這一個瘦瘦的大叔,我看見他的氣度及打不死,瘦而不弱,老而不倒。

一直相隨大叔的小可愛,一點都不可人,整晚筆直地坐在摺櫈上,默默地守候身旁的大明星,寸步不離。牙白色的長髮,幽黑色的眼睛,掃射著台下的群眾,等待觀眾熱烈的歡呼聲。途人的眼光定向這一人一狗的舞台上,絲絲細語,彷彿眼前是一座不動的藝術品,不敢走近,卻又好奇萬分。

當我老了,我又會是一個怎麼樣的大嬸?我也帶著我的小白狗,走到人群裡賣藝嗎?還是走到社區中心等別人來送暖?

我兩樣都不要!

老了,我只想跟喜歡的人坐在山坡上,看著冬去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