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繁忙的城市裡,她的故事亳不起眼,不值得一一記錄,甚至她自己也看不起她的小故事。

雖然她的故事沒有一點稀奇,不過或者妳、或者她,曾經跟她有著一式一樣的情節,鐵著心腸獨自走上冷冰冰的銀板上,不欲多想,只想快快再次看見醒來的陽光;也許跟她流過一樣的眼淚、忍過一樣的心痛;手,同樣地抖震、心,同樣地撕裂。

假如,妳不曾對任何人說過,妳便跟她找對了頻道,因為妳最能體會到,這些事最後只會剩下一個人承擔;路,亦只有一個人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