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從一開始,便沒有打算跟她們說個明白,朋友,有時反而讓我更難開口。我相信朋友是重要的,是我的左右扶持,說說笑笑,哭哭鬧鬧,轉眼便是幾個年頭。正正因為是結義金蘭,有些事更不知如何開口,場面已一幕幕湧過來……

「怎麼攪的?我不是千叮萬囑叫你不要就著他嗎?」

「那你怎麼辦?我們正值芳華,不要吧!」另一邊廂已搶著說。

「你收咀!你傻了嗎?」……

不要!

我甚麼也不想聽!我不想聽到任何多餘的安慰、多餘的教訓!我只想躲進山洞裡,不再出來,乾死吧!

我告訴自己對她們不用說的,有些事跟自己說便夠。而且他一再叮囑,不要告訴任何人(待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