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著我微笑吧!
我有成千上萬的無語,等待著直達東方的快車,
把我的說不出口放在日光下,暴露人前,
赤條條、無恥地向你打開。

走進我的黑與白吧!
我要伸延我的雙手到你面前,
淹沒在沒有灰色之間,

反正,

再沒有立體,只剩你和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