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一個又一個
沉沉黑影垂頭走到高處
未有多說一聲,徐徐下躍
走到未知的片片濛濛

下躍
是因頭垂得太重
再沒有氣力多吸一口氣吧!

也許
是頭垂得太低
沒有望遠一些
忘了遠方正柔柔透味的晨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