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和日麗的藍天下,吹著柔柔微風,道上人來人往,此刻,甚麼在腦海中浮遊?雙手又忙亂著甚麼?

立法會的賽果?
海南島的預言?
未日機器啟動?

下一刻可能世界巳經消失,這刻,還執著甚麼?

曾經執著愛情
原來愛情可以說走便走

曾經執著理想
原來理想不是可以人人擁有

曾經執著信仰
原來信仰都只是一場遊戲

曾經執著天空太小
原來天大地大,亦無處可逃

一生還有甚麼可以執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