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有自己的角色和戲份。
每一個人的舞台,都未必是有燈光照耀,不必有掌聲連連,更不必開口說唱!

曾經走進沒有高起的台階,站在唯一的射燈下,
看著一雙雙期待的目光,平息著緊張的呼吸,
看著熟識的劇本,一手一腳做出來的道具,原來,世界仍然會靜止……

身體凝固了片片,腦袋忘了運作連連,
搖晃的舌頭要努力迴避怪異的氣氛,
轉呀!轉呀!轉……

不能再重覆著同一句獨白,獨腳戲還是交還給戲子吧!

快步逃離現場,雙雙眼睛移走,燈光依然,場景依舊,
不過世界開始重燃,音樂再次柔柔和著,一切重回平靜。

可以繼續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