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時,我也稱得上是一個富有同情心的人。
我會為一隻流浪貓而痛哭,心痛牠的命運,憂心牠的安危。千方百計,為牠找一兩個藉口,求求媽媽給牠一個家。鐵石心腸的她,每次也是叫我連人帶貓滾出家門;要是我跟牠一塊兒,便不要回家吃飯,通常到了差不多晚上八時許,爸爸回來看見,便讓牠留宿一宵,明天一早,趁我還在熟睡,便把牠歸回原處。之後,我會埋怨父母的狠心,為一隻可能巳經把我忘記的流浪貓哭到死去活來,為的只是內疚自己的無能為力,心痛牠再次失去依歸。
一次又一次的「拾貓記」,眼淚都不再輕易流出。慢慢,我也開始接受殘酷。
世界上,沒有多少人,看待動物、甚至昆蟲的生命,如人命般珍貴;這想法故然天真,然而,我仍然深信,不論貓或狗的生命,都應該去尊重的。
不過到了今天,我已經不敢再誇口,自己是一個富有同情心的人。因為好像永遠總會有更可憐的人出現,有更令人心痛的事發生,有時,我也發覺自己的感覺麻木了。巳經記不起上一次看報紙流眼淚,是甚麼時候。互聯網將國界慢慢擦去,世界好像變成無海洋的大陸,太多事情發生,太多事情必需去知道。

也許,我不自覺扮起流浪貓來,寧可沒人理會,沒家可歸,也不願乞人憐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