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要活在當下,才能真正體悟自我的真正感受,運用頭腦去思考自我,反而流失了真實;因為一進入思考的狀態,當下便巳成過去。很多時候,不必利用語言去理解或詮釋自我,因為文字有限,體悟卻是無限。不過,人總會希望把這些真實具體勾勒出來,讓思考可在當下過後進行分析。就如我,最終還須用文字,圖像帶出我對生命的體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