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一起六年,離開你三個年頭,你我巳經有了各自的一個他。

九年前第一次見面那天穿過的吊帶裙還在衣櫥裡,看著我跟你分手的小白狗仍坐在身旁。然而,無論快樂或是痛苦的感覺,今日巳經全部冷卻,甚至巳經化為微塵漂遠。雖然靠著舊照可以望見從前,不過,最留不住的始終是感覺。

今年給你一句簡單的生日快樂,收到你給我的,是一個客套的謙意感謝。我們就這樣在六月十三日,在電子微光中再次擦身而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