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言了

一場戲
都是一場戲

赤條條站光影上
筆直呆望著台下的漆黑
留心不經意傳來的非語

只有十五秒的路程

何必對我認真?
執意如山,值得嗎?
不能遠走高飛
怕我飛得比天還高
跌入比海更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