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揭示了距離的漫長
眼淚鋪蓋著天際的遙線
每滴
每滴
滴上心痛

空城遊漫著不捨
頹垣踐踏著奈何

死亡,帶走最快樂的那年
眼淚澆奠著地上的憶記
每滴
每滴
滴上悲壯

稀薄代步前方
漸漸轉向無憶

灰濛濛的下雨天
二零零八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