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落之下
滿著腳步
粉橙的淡黃
混圓著紫微藍
海味陣陣
沙沙來回

如果盡頭沒有盡,為何還要直奔?
如果盡頭已經盡,就不能奔了
呆在那裡想甚麼?
放開手上的風箏
讓它代你繼續未完的路
但風箏也放棄了,這,怎麼辦
風繼續吹 風沒有停

紫微藍的天空,還繼續等待黑夜
只是,沒有人想黑夜來到之前
離開草原
星星墜落之前
一萬年巳經過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