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誰有權利去介意有多少
都無可計算
苛索,只會帶來失望
與其主動痛苦
不如不聞不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