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時候
連自己正在淌淚,也不自知
有些時候
連自己是甜是苦,也分不清

原來
身體,是最誠實的
身體,比誰人都清楚了解你
有時,連你自己在痛甚麼,你也不知的時候
身體,便會清清楚楚告訴你

也有些時候
是自己太過的混亂
身體,也受不了
身體負荷不了這等重量

也許
真的太重了
要用另一種方式承載

當自己跟身體都承受不了的時候
一切
變得太遲
都是哭得太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