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常徘徊「甚麼」與「甚麼」之間,開始有點累,快樂與苦痛,握緊與放手,忠誠與背棄,信任與懷疑,輕鬆與沉重,執著與無奈,過去與現在,現在與未來……又苦又澀,又甜又酸,基督的苦路,上帝的無奈……

問:我在上帝面前有甚麼無奈?
答:說不清的不情願,上帝,你明白嗎?我知道你眼巴巴看著我走在臨界的最前,沒有歸來的跡象,我是聽見的,我隱約聽見你的哀嘆,我全然能夠感應你的痛心。但我依然是那一句:「罷了,你放棄我吧!」,我認為我巳經放棄了自己,放逐比任何一個決定都輕鬆,我自然知道,總有一天你會突然出現眼前,來個輕輕的擁抱,給我真摯的包容。
是的,我手上拿著你的承諾,成為我任性的根本。從來沒有懷疑承諾背後的懲罰,只是任性的人,根本不會理會懲罰有多重。
我沒有為自己而計畫未來,只要一日我仍能繼續任意妄為,那那就最是自由,最最真實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