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紅色與粉藍色之間,還能擺放誰?
我,發現了一個陌生客

一個綠色的紙郵筒,一個體積微小,容易被壓爛的紙郵筒。雖然它沒有開口留給寄信的人,不過信件還是能夠投進去。是個實實在在的綠色,不是紅色,跟白色配搭著,帶來另一種感覺。也許,紅色擺脫不掉危險的角色,還是綠色讓人想完全擁有。

暴露紙外的透明膠水,是掩藏不了的愛嗎?
每一處交接點,每一處重疊的地方,
猜想,這些都是紙郵筒的傷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