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棵枯樹走到海邊,跟我說:罷了
我沒有回應,只是繼續呆呆地站著。
枯樹坐下來,跟我說:渴了
我轉來看著它,給它一滴眼淚。
它看著,看著
我跟它說:不用客氣
它沒有回應,只是繼續呆呆地坐著。
海岸線逐漸遠離,黑色的時間逐漸貼近
枯樹站起來,跟我說:罷了
我繼續低下眉睫,跟它說:真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