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間房子,一間喜氣洋洋,一間灰暗無光。
我穿不透牆垣的快樂,雨水成為結界。
被雨水包封著平靜,靜靜溶入雨水的冰冷;
變成無極的邊際。
我佔據了無極的潛藏,
我擁有了,卻是又失去了。
笑聲永遠在門外,
越來
越真實

越來
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