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語地追捕白鳥影子
白鳥卻被鎖鏈纒抖著
一身白毛不斷掉下
是牠一口一口把白毛拔掉
用來填滿傷口
觀眾在旁啞口無言
流出來的鮮血被白毛浸透
地上
一條又一條的血紅毛
痴心為牠而絞痛
伸手卻被禁止
道德叫我撕裂
哀泣訴盡距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