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將身體交疊在音絃上
伸出手上的信封
內藏剌人的荊棘
平淡將我殺死
而我
親手刺傷了盼望
我把荊棘鋪上床榻
讓痛心我的人慢慢崩潰

親手殺死了熱情
換來失望的音絃
沒有起伏的旋律
哀哀地停止呼吸
悠悠地緊閉心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