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歲開始
我愛上用文字把感覺掛鉤
一個文字,帶著一個感慟
一篇不是詩,留住我的嘆惜

生存到第三十年
才發現文字是我最好的手段

文字原身,為有意思的圖案,圖案由具象的線條組成。
線條配上顔色,曾經是我表達自己的平台,不過,從來都不是得心應手。
沒有與線條對話,沒有與色塊接上,我是冷冷地跟點、線、面同行。今天我戀上文字,不代表我要唾棄誰;我仍然在黑白線之間遊走,只是我被文字掛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