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看見一個將死的人,
這個人,不太認識我,
我姓甚名誰,他不知道。

病榻上,呻吟著沒有人聽得懂的言語,
一代過去,一代又來,
我跟這個人,只有幾面之緣,
其實,只有名義上的關連,
之後,更是各有陰陽路。

我同情老去的悲涼,
我討厭厭棄的噓嘆,
沒有人被告知死期何時了,
厭棄的,更厭棄!
悲涼的,更悲涼!

我好像預見自己,
一式一樣的躺卧,
一式一樣的亂叫,
選擇死亡
臨近了